<br>性奴乐园<br>台湾北部山区一中学内,流氓学生阿强无意中发现国文老师温静怡的致命把柄,<br>从而控制了静怡。美丽温柔高傲的静怡被阿强控制以后,经受了残酷的蹂躏、侮辱和训练,<br>最终从思想到肉体沦落为学生阿强的性奴。(1)新来的国文老师地处台湾最北边的松山县,<br>近来难得地下了一场大雪。对于多数人来说,这正是欣赏雪景的好时光,可是李鑫强<br>此时唯一的感觉是冷。阿强是松山县高一甲班的学生,17岁的他人高马大,是松山<br>中学最令人讨厌和畏惧的流氓学生。今天被国文老师罚出教室,站在校园的雪地里已<br>经30多分钟了。「…哈…」阿强搓着几乎冻僵的双手,心里暗暗发狠︰「小婊子,<br>我早晚要惩罚你的。」温静怡,24岁,绝对的魔鬼身材,漂亮得令男生无法安心上<br>课,令女生嫉妒得夜不能寐。父亲是本县议员和最大的商号的总裁,只有这么一个千<br>金小姐。她大学毕业后,父母捨不得她在台北任职,硬是让她回来在县中学工作。凭<br>她的大学国文文凭,在县中任国文教师是绰绰有馀。突然来了这么一位美若天仙的女<br>同事,县中的老中青男士们都心中有鬼。可是静怡有地位、有钱、有文凭、有美貌,<br>什么也不缺,男同事们不管有怎样的心思,也奈何不得静怡。听说她男朋友是大学同<br>学、在台北行政院任高官。阿强虽然想报復老师,可是他也担心国文老师的有势力的<br>家庭和传说中的高官男友。所以一直沒有报復的机会。可是国文老师却越来越严厉地<br>一再惩罚他,阿强简直就像被国文老师拴住了牛鼻子一样,满腹火气无法发洩,到头<br>来还是不得不接受国文老师的惩罚。平日里受过阿强欺负的同学都在暗地里高兴,阿<br>强实在毫无办法。 寄宿在老师家阿强父母早已去世,只有一个叔叔在静怡父亲的商<br>号里担任要职,也是静怡父亲的老友。今天公司要派他去国外常驻,他不放心侄儿,<br>就托付给了静怡的父亲。「你放心去吧,我今晚就把阿强接来我家里住,静怡也可以<br>辅导他。」「谢谢,谢谢总裁,总裁一直对我这么好,我一定忠心报效!」「好好,<br>放心去吧。」当晚阿强被接到一所豪宅门口。一个女佣开了门,把阿强领到客厅。<br>「啊!…老…师…」「咦!怎么是你」「哦,静怡呀,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李<br>叔叔的侄儿。」「哼,李鑫强,沒想到是你来,不过看在李叔叔的面子上,你就住下<br>来吧。以后不管是学校还是家里,我都要严格地管束你,不听话的话,严惩不怠。」<br>「是、是。」阿强自叹倒霉。「静怡呀,不要太严厉了嘛,你要把他当弟弟一样看待<br>。」「那要看他的表现了。」静怡说完迳自上楼回闺房了。「阿强呀,不要太紧张,<br>静怡不会对你太狠的。不过,好好上学也是应该的呀。」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女佣把<br>阿强带到楼上,安排住在静怡的隔壁。阿强躺在床上,心里別提多气恼了。吃过了晚<br>饭,静怡上楼了。阿强觉得与温伯伯坐在一起看电视也不自在,便也上楼了。他走到<br>浴室旁,隐约看到里面有人在洗澡。「一定是老师,要是能看一眼那可真过瘾!」想<br>到这,阿强的男根就已经硬了起来。他急忙跑回自己的房间打手枪。「嗯阳台是与<br>老师的房间连通的,我去看看。」阿强忍不住,就蹑手蹑脚地从阳台潜入老师的闺房<br>,躲在窗帘后面。刚巧静怡进来了,刚刚浴后,如出水芙蓉,肌肤白嫩,乳房肥硕,<br>屁股磙圆,细腰婀娜。一丛淡淡的阴毛里闪现一条亮晶晶的鲜红肉缝,两粒乳头如红<br>樱桃熟透了一般,点缀在沈甸甸摇晃着的乳房上。「太美了!啊!憋不住了!」阿强<br>在帘子后面还沒打手枪呢,就已喷洩出来了。阿强挺到静怡写完日记,上床熄灯,这<br>才悄悄回到自己的卧室,赶紧去浴室洗了个澡。 <br>(2)发现日记里的秘密阿强再也<br>睡不着了,静怡丰满性感的肉体给阿强的刺激太大了。阿强不知不觉地又爬起来,从<br>阳台潜入静怡闺房,跪在静怡床边欣赏美丽的裸体。静怡一翻身,阿强吓得吱熘钻进<br>床下。这时静怡突然醒了,开了灯,去卫生间放尿。藉着灯光,阿强发现床下有一个<br>小箱子,轻轻打开箱子,里面是一摞日记簿。阿强随意翻看︰无非是少女的心思等等<br>而已。静怡直到现在竟然还是处女真不容易。果然男友在台北任高官;咦!这一<br>篇是什么「…今天我很痛苦和恐惧!在从台北回来的路上,几乎沒有其它车子,我<br>要求开一会儿,尽管我还沒有驾照,疼爱我的爸爸还是同意我开一会儿,爸爸就坐在<br>我身边。开了好一会儿,感觉好爽,不由得加大了油门。突然,前方出现一个小女孩<br>,我慌了,竟然一下子撞到那女孩身上,我当时已经停止思维了,只是一个劲地飞速<br>开车… 后来从报道中得知女孩当场死亡,竟然沒有人看到肇事车。爸爸告诫我严守<br>秘密。后来得知那女孩的唯一亲人是李叔叔,爸爸就千方百计地把李叔叔招聘过来,<br>又重用提拔,使李叔叔感恩不盡,爸爸也略盡抚恤之心。…」阿强看到这,不由得怒<br>火中烧︰「原来是你撞死了我的堂妹,那年她才7岁呀!」阿强忍着悲愤,悄悄回到<br>房里,躺在床上苦苦思衬,终于想出了一条完整的报復计划。 在老师闺房里第一次<br>让老师吹箫第二天是休息日。阿强穿好衣服后就来到老师房门前。「笃笃笃…」「<br>谁呀」「老师,我可以进来吗」「啊…阿强呀,进…噢不…请等一会儿。」静<br>怡还懒在被窝里,慌乱地找衣服。「老师。」「啊!…你…怎么进来了」「不是<br>你让我进来的吗」阿强诡秘地辩解,故意沒有听到静怡的后半句。「我…」静怡<br>红着脸,慌忙用棉被裹住赤裸的躯体︰「你、你先出去。」「不。老师,我实在太<br>难受了,不能出去,需要马上解决。」「啊什么你怎么了病了吗」静怡沒<br>太听懂阿强的话,以为他病了,身体感到不舒服。「我沒病,不过很难受,只有老<br>师能治好我。」阿强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诡笑。「我你哪不舒服」静怡<br>莫名其妙。「这里,就是这里很难受,我的那个东西很硬,涨得我很痛。」「啊!<br>…你!…」静怡羞愤得连白白的脖颈都红透了,「你无耻!磙!快磙!」静怡大声<br>吼着。「老师,我有做错什么事吗」阿强故意露出天真恐惧的表情。「啊!」<br>静怡顿时也有些煳涂了︰「难道他真是小孩子不懂这些事吗」「老师」阿强怯<br>生生地凑近静怡床前。「不,不要过来。」静怡有些疑虑︰「老师告诉你,这种时<br>候你去活动一下就会好的。」「我不要活动,我要老师帮我治好。」「我,我不能<br>呀!」静怡有些羞愧,慌乱地不敢与阿强对视。她感到阿强的眼神不像天真的孩子<br>,到像是色狼。「老师,我有个问题。」「什么问题」「我妹妹5年前被车撞死<br>了,你知道兇手是谁吗」「啊!」看着阿强露出的兇狠目光,静怡犹如被雷<br>电击中一般,顿时呆若木鸡。「老师、老师,你怎么啦」阿强把静怡从恍惚中<br>晃醒。「阿强,你知道是谁吗」静怡紧张地追问。「我什么都知道。」阿强以<br>一种坚定而阴沈的语调缓慢地回答。「啊!…」静怡再次晕倒在床上。「老师,<br>老师,醒一醒。」阿强沒有马上掀掉静怡的被子进行猥亵,而是又一次摇醒静怡<br>。「老师,你如果不能治好我的痛苦的话,我就走了,我要跟叔叔谈一谈。」阿<br>强语气中含有明显的威胁。「不,你不要,求求你了。」静怡脸色苍白,无力地<br>哀求阿强。「老师,我这里好痛苦呦!」「我、我…」静怡又羞又怕,露出无助<br>的慌乱神情。阿强看到这个样子的老师,下腹部更加热涨。「我给你治…你过来<br>。」静怡无奈,想要用手给阿强打手枪。阿强却退后坐到沙发上去了︰ 「老师,<br>我站不住了,你过来吧。」阿强知道威慑已经起作用,故意要羞辱静怡。「我…<br>我沒有衣服呀。」「我说过让你穿衣服吗」「我…」静怡不得不在自己的学生<br>面前,掀开被子。她用双手掩住密处,却使一对丰满的乳房暴露无馀。「你给我<br>爬过来,向狗一样爬过来。」阿强强硬地命令道。「你…我…」静怡内心万分屈<br>辱,泪水已经盈眶了,可是她不得不爬过去… 静怡只好趴在地上,慢慢爬到阿强<br>裆前,用漂亮的一双玉手,颤抖着解开阿强的裤门,掏出比一般成年人还要粗大<br>的男根,轻轻揉搓着。「不许用手。」「那那用什么」静怡疑惑地望着阿强<br>。阿强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静怡那湿润性感的双唇。静怡明白了,两行耻辱的泪<br>水再也忍不住了,就是自己的男朋友的肉棒也沒有含过呀!可是,现在,静怡不<br>得不羞辱地含进学生的肉棒。自己像什么赤条条,在闺房里,含着学生的肉棒<br>「从今天起,你要发誓做我的奴隶。」「是、是。」「以后你要叫我──主人<br>。」「是,主人。」「以后,主人的命令你必须马上执行,不许有任何疑虑,否<br>则你要主动请求主人的惩罚。」「是,主人。」「你为主人服务的技巧看来还很<br>差,我要逐步训练你。」「是,主人。」静怡低声下气地一概答应了,这反而出<br>乎阿强的意料。「沒想到这么容易!」阿强哪里知道这秘密对静怡有多大压力。<br>一旦秘密洩露,静怡作为肇事至人死亡的直接责任人,父亲作为监护人,纵容兇<br>手逃逸,都将被判重刑甚至死刑,赔款将是巨额的。一旦秘密洩露,就意味着静<br>怡目前这豪华世家的灭亡。静怡绝无能力抗拒这压力。「你要认真地舔、用力地<br>吸。」「是,主人。」静怡目前的思维完全崩溃,如木偶一般任凭阿强摆佈。她<br>仔细地舔弄阿强的大龟头。心中还暗自吃惊︰「17岁的少年,竟然有这么大的<br>肉棒!」足有鸡蛋那么粗、七八寸长,静怡的两只玉手都不能完全握住。静怡的<br>裸体在阿强裆前蠕动着。「吱噜、吱噜」的吮吸声如此淫靡地迴盪在香气袭人的<br>闺房里。「这男根的味道好怪咸咸的、有些腥,想起来那么心,可含在嘴里竟<br>然不那么难受,甚至有些好吃!哎呀!羞死人了!我不应该有这种淫荡的念头。<br>」尽管静怡极力想克制自己,可是年轻的肉体毕竟还是有反应︰唿吸加快、密穴<br>湿润、体温上升。「怎么样好吃吗」阿强轻佻地抚摸着静怡的秀髮。「…好<br>…吃。」静怡羞愧地小声回答。连她自己都惊讶如此的回答。「想要我插你吗<br>」「噢、不,不要。」静怡慌忙拒绝。「不要让我检查一下你的密穴。」「不<br>不,太羞耻了!」「嗯不要忘了你只是个奴隶,你可以拒绝主人吗」阿强威<br>严地申斥道。「啊!」静怡不得不分开双腿,让这个小男人、自己的学生,检查<br>自己的密穴。令人难堪的是密穴中已经淫水氾漤了,阿强用中指轻轻地拨开两片<br>鲜红的阴唇,看见肉芽已经勃起。「哈哈,小淫妇,还说不要,你的密穴已经诚<br>实地说明了一切。」「我…我…快別说了,羞死人了。」静怡羞辱得浑身发抖。<br>「哈哈哈哈」小淫妇,我今天先不插你,快帮我吸吧。「是,主人。」静怡羞愧<br>难当,赶紧把一张粉脸完全埋进阿强裆里,把一根又粗又长的大肉棒完全含进嘴<br>里,龟头已经戳到咽喉了。「啊…啊…」阿强也是第一次品味到插入美女咽喉的<br>特殊快感。那真是美妙极了!阿强不自主地按紧静怡的头,直把肉棒插进喉咙深<br>处的食道里,细窄的喉咙和食管紧紧裹住肉棒,温热的快感从龟头传导到阿强全<br>身,阿强痉挛一般抓住静怡的秀髮、疯狂地摇晃,在静怡喉咙里抽插。静怡几乎<br>无法喘气,憋得脸色通红。「啊!啊!啊!」阿强终于喷射了。大量的精液直接<br>灌入静怡的食管,静怡几乎要呕吐出来。在阿强逼迫下,艰难地咽进肚里。「好<br>!很好!奴隶,以后你要经常用喉咙为主人服务。」阿强心满意足。<br>「是,主人。」泪流满面的静怡赤条条地瘫软在地板上。「为了表示你<br>的奴隶身份,我命令你马上把阴毛刮干净。」「我…」「嗯」「是,主人。」<br>静怡屈辱地爬起来,赤裸着去卫生间取来剃鬚刀和镜子,就这样坐在学生面前<br>自己剃光了阴毛。看着光光的阴部,以往很有自尊的静怡老师的内心好像有了<br>一些微妙的变化。「嗯,很好!週一早晨你要主动到我房间来,报告你的内裤<br>颜色。」「是,主人。」阿强走了。静怡困难地爬上床,有些痴呆地望着天花<br>板。「我…我该怎么办呢报警不能呀。告诉父亲他也无法呀这…这 …<br>为了保全父亲和这个家,我只有献身了。也算是偿还孽债吧。」静怡痛苦地下<br>定了决心,便昏昏沈沈地睡了。在噩梦里,她果真成为了阿强的奴隶,受盡了<br>折磨。她是那么无助、那么脆弱…